在线咨询

客户服务热线

0571-88802172

庆祝祖国七十周年系列展览活动
2019-08-18

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系列展览活动,由中国美术馆举办的“京彩70年绘画精品展”和《首都之春》再发现展。

设计主旨

两场展览,从不同的视角切入,梳理、展示“描绘北京”这一主题。

“精品展”以“时代历程”为展览逻辑,由展现新时代新北京的“时代新风”展开,串联描绘北京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的“时代意韵”与记录光辉历史进程的“时代经典”,同时设置了以“人民”为表现视角的“时代人民”,共四大篇章。

“再发现展”则以北京画院藏45.6米长卷《首都之春》为核心展开,通过“美术研究”“时代情境”“社会百科”等展览线索,以“2019”为展示的原点,在展览中回望历史,同时也寄语未来。

空间叙事

“精品展”所占空间为中国美术馆的1、8、9、10、11号共计5个展厅。其中,1、8、9号展厅相连,10、11号厅相对独立,与中国美术馆东西两个侧门相对。经过多次对展览现场实地考察,依据展厅尺度关系、展览结构规划、作品内容、数量及尺度关系等要素,划定了具体的展厅空间规划。展厅呈轴对称分布,1号圆厅为“时代新风”,8、9号厅分别设置了“时代经典”与“时代意韵”,圆厅后的狭长的弧形区域作为“时代经典”篇章的延伸,设置为45.6米长卷《首都之春》的展示专区。10、11号厅为“时代人民”,依据空间的特点与作品,分别设置了2个子板块,分别设置了关于历史文化名人与百姓生活的展区。根据展区规划,同时利用展厅空间对称分布的特点,组织展览叙事的视觉逻辑。

“再发现展”所占空间为北京画院美术馆馆内的一、二层两个展厅,要求在吃透空间结构与展览逻辑的基础上,重新探究空间再生长的可能性。在展前方案会召开后,确定了从《首都之春》为核心的展览理念。

视觉结构

“京彩70年”系列展览设计的起点是展览的标识。“京彩70年”的展览标识以中宋作为主体字体、与手写体“彩”字以及花体的“70”字样组合而成。在设计中,对称式组合适用于展览现场作为主标题的出现的位置,如“精品展”标题形象墙、开幕式背景板设计等。而竖排式组合则适用于宣传品及相关延伸视觉的设计中。

“再发现展”中,“首都之春再发现”的字样被放大,“精品展”中的“京彩70年”标识作为系列展览活动的标识置于展览题目的右上方,形成两场展览在品牌关系上的关联与呼应。

“精品展”的空间设计引入了“敞开的门”的造型,形成展览空间造型中的造型符号。在“精品展”的《首都之春》展示区域,展览团队在全部展开的原作的对面,以单元式的方式策划了关于作品研究与文献的内容。在设计上,采用“开口矩形”的版式,在视觉空间上有意识与报纸中“栏目”的框线同构,以“栏目”为单元进行文献内容的展示。相同视觉形式的出现,能够形成展览叙述结构的结点,便于观众有效的捕捉展览要素与信息,获取展览的主要内容。这种结构也在改造后,继续应用在“再发现展”中。

情境塑造

情境塑造的设计,可以是作为脱离原有墙体空间的“圆雕式”呈现。如“再发现展”中,1层设置的“时光隧道”,整体造型采用了“万花筒”式的处理。观众迈入隧道,犹如穿越到1959年的“首都之春”,进入“首都之春”中,感受展览的情境。

在“精品展”中,圆厅入口处的序厅打破原有对称折线墙的结构,被改造成对称的弧线结构。而内容上,将小幅作品与文献影像进行情境化的陈列。与圆厅的圆弧形成造型语言与节奏关系的照应。

在“再发现展”中,2层展厅的整体空间结构设计,用三圆弧将展厅进行切分,一层一层由中心向外展开,形成空间的“穿梭”感。内容上中心圆弧安排了《首都之春》原作展示与“再发现”百科全书的展墙,入口处安排了以《首都之春》的作品艺术研究的呈现,右侧是安排了观众的互动中心,观众在此处“可画、可读、可写、可歇”。左侧的灰色展示区域,则安排了作为《首都之春》作品延伸的美术作品与影像的展示,从展示“人”的面貌与展示“城”的风貌两个侧面,作为其有效的补充。

信息再筑

以“再发现展”中一个长约18米的圆弧形展墙呈现的“首都之春再发现”图表为例。图表以《首都之春》全卷的图像为轴,以关键的地标位置为词条,建立如“词条式”的展示模块,图文结合对照的方式进行编排设计。同时,在设计过程中,保留了表格版式的网格。这样做的目的,一是网格的形象被处理成“刻度”的样式,犹如一把尺子传递丈量作品中描绘的城市的变迁,这个“刻度”在视觉语义上,既是空间的尺度,也是时间的尺度。同时在编排设计过程中,网格的建立有助于设计师进行版式的管理,也便于观众的在展览中观看与阅读。

北京画院美术馆展览设计师、“京彩70年”系列展览整体设计

展览“京彩70年——《首都之春》再发现”专题展

本文素材来源网络,其版权归创作者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