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咨询

客户服务热线

0571-88802172

直播除了带货还能带来更多想象 文化“云”游 可以游多远?
2020-05-20

  上周末,单向空间杭州店迎来了疫情后的首场线下文化活动——一场名为《仿佛若有光:大理访谈录》的文化沙龙。书店工作人员陈腾在朋友圈里留言:“杭州单向的第一场线下沙龙,期待好久不见的朋友前来支持”。

  对于早已习惯打造线下文化空间的书店来说,疫情暴发以来的三个多月着实难熬。一方面是人与人的联结依赖于网络,而线下的相遇聊天才能碰撞出更多的火花,另一方面是面临生存压力,很多人在书店停留时间缩短,让书店的收入大幅减少。

  疫情像一针催化剂,它加速了书店等文化单位运营方式的改变,众多文化单位在疫情期间都推出了各种“云”活动——包括线上带货、线上文化讲座,以及新书发布等。在“云”成为新常态,而逛书店这个旧常态正逐步回归时,新与旧之间,该如何相处,和谐共生?


直播卖书 “云”游讲解 新套路上手容易精通难

d0be20e6-7911-4428-9ade-3599b2936b37.jpg

    “作为停歇了三个月的文艺现场,这一场的效果还不错。”陈腾告诉记者,虽然人数上不能和之前的活动相比,但能够顺利完成就已经很满足。单向空间杭州店之后的文艺现场还在慢慢恢复中,如何在疫情防控和书店正常经营中找到平衡点,这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。

   不过开直播倒是不需要漫长的过程,早在2月底,单向空间就启动了直播,这也算是自救计划的一部分。在喝了两瓶啤酒和一杯威士忌之后,3月9日,远在日本东京的许知远出现在“单向空间”淘宝直播间,当期的主题是“保卫独立书店”。随后,他又陆续主持过两场直播活动,还拉上了全国一批独立书店的主理人一起,效果都不错。

   不光是书店,像博物馆这样的文化单位,在此期间也纷纷上线“云游”项目。从2月到现在,各种博物馆直播不断——2月14日情人节傍晚,木木美术馆在B站直播间进行了一场题为“被禁足的艺术”的直播;快手邀请金牌解说带领观众游览了大英博物馆;2月20日至22日,抖音也推出了“在家“云”游博物馆”系列三天九场直播;4月5日,闭馆中的故宫博物院联合多家媒体,首次进行网络直播,让观众在家就能感受故宫的美,5月17日又启动了另一场直播……

在刚刚结束的世界博物馆日,各家博物院都把线上展示平台作为主要活动内容。观众可以跟随讲解员的步伐、逐一了解器物背后的故事,宅在家中便可汲取历史文化知识。“云”游博物馆的新颖之处,它突破了单向输出,强调了互动性,无论是问答抽奖还是现场提问,观众成了这个过程的主角。据淘宝的有关数据显示,云博物馆直播首日便吸引了1000多万人次的观众,甘肃博物馆的在线观看人数峰值达到了90多万,而该博物馆的全年线下观众累计为100多万。对于博物馆而言,这样的“云”游,也会带动博物馆文创产品的销售,像国家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都卖出了很多有特色的文创产品,打破了以往先观展再购物的传统格局。


未来直播不能少 但线下空间更要舒适美好

9e26752e-dc17-4663-8d53-d5cb56fb3469.jpg

   无论是书店的直播,还是博物馆的“云”游,都不可能是昙花一现的产物,未来很可能成为运营者们着力考虑的方向,该如何做才能把新的和旧的一起协调发展,起到相得益彰的作用。“即便是一切恢复如常,直播也会成为我们未来运作文化现场的一个内容,一些合适的线下活动,还是会进行线上推送,让更多人看到。”陈腾告诉记者。

   高科技的加持将会为这类直播助力,数年前,谷歌艺术与文化应用中,维米尔VR展的优势便在于打破时空限制,将全球位于不同地点博物馆中的维米尔作品汇集在一个展览中,并按照作品类型对虚拟展厅进行了重新布置,文博爱好者对于重构了博物馆空间的设计推崇备至。

   目前直播镜头之下的文物与实物参观时的纤毫毕现还有不小差距,观赏角度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,如何利用新技术,优化尚未成熟的博物馆直播内容,是不少运营者近期在思考的事。

     “首先,我们试图在未来的节目中引入360度文物建模,让观众多角度、全方位更好地观察展品。此外,在以后的直播中,我们还会运用5G、VR和AI等技术去呈现。”淘宝直播的负责人简柔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。

      5月初,在B站上举行了一场360度多视角园林音乐会直播,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较大反响。只见近百台摄像机环置360度捕捉演员影像,传统艺术在高科技的加持下,变得更加唯美有韵味,给了观众全新的观赏体验。

     “通过这百个摄像机的精确控制,从多个方向捕捉演员影像,以便用户从不同角度欣赏演员细微的神态和动作变换。这就是新技术带来的新体验。”叠境数字科技研发副总裁张迎梁博士向记者透露。

   无论是VR、AR还是360度视角,只有直播加入这些高科技的内容,让云上的直播能获得更优质的体验,才能留得住观众。“这不只是疫情期间才玩的事情,也会成为接下来的常态,我们希望用数字化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助力这些文旅行业的产业发展。”简柔表示。

   在直播中,带货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关键词,带货自然无可厚非,毕竟生存是第一要务,但是如果仅仅限于带货,那恐怕就很难维系。特别是对于传统书店而言,从价格上来说,优势并不明显,与网上书城去拼价格拼销量,那显然是饮鸩止渴。

   那应该带什么呢?从一些书店的实践来看,一边带“品牌”,另一边带“特色”,这样才会有更广阔的空间。

   晓风书屋从2月底开始第一场直播之后,到目前为止,已经通过各平台进行了近100场的直播,他们的直播中带货并不是主流,反而会介绍书店里的环境及一些特色文化产品,在线下活动逐渐恢复后,每一场文化讲座都会同步进行多平台的推送。“带货不是最主要的,还是要用书店这个实体环境的特色吸引新的读者,让他们能够惦记这个线下的空间。”在书店掌柜朱钰芳看来,书店的直播更大程度是线下文化空间在线上的延伸和拓展。

   有专家设想,未来,文化空间线上与线下的配合应该会更紧密,线上能提供一种初步的直观感受,让很多亮点被更多人知晓,线下则应该发力,提升文化空间的专注力,通过场景的布置,让那些线上“寻香”而来的读者能够留下来,发现直播以外的惊喜。